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人相处,布施最美-包子姐妹的DailyLife
插瓶的雏菊终于枯掉了,买来新的一束替换。剪枝的时候差不多剔除了一半的枝叶,每一朵花下面必定会有一片稳妥的大叶子,深绿,根茎扎实粗糙,雏菊是一种野蛮生长的植物归类通。
以前总是舍不得剪太多,以至于花掩在叶子里大都难以凸显。慢慢也舍得了摘掉多余的叶子,就像慢慢也学会了摘掉多余的情绪。
旁枝杂叶太多,花是难以好看的。

关窗帘的时候,碰翻了床头柜上的花瓶,带倒了一旁的香氛,浸湿了桌布广袖流仙裙。收拾好残局后的柜面没有颜色小灰灰上学记,显得冷清,布面上的猫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像是责备我的笨手笨脚超级神警,和直陈对被挂起来风干的不满。

在悲惨的意识到关于简桢的读书笔记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写之后,决定还是化繁为简的来勒组词,按自己惯常的方式读一点是一点,不再像带着任务一样刻意。
于是今日你将会看到的是一篇散碎而随性的···读书笔记。
“文字里眉眼相认,执子之手与子同游,穿梭于心灵小径,泛舟于文学溪流劝君多采撷,跋涉于宗教山林检阅进行曲,有时笔端流露一股化不开的郁闷,然而仿佛约定岳王庙跪像,不涉入现实情节安圣浩,把恼人的根须都剪掉一般。她以前觉得这是极亲密的形上伴侣,但现在看到他的现实一角,竟觉得彼此何等遥远。”
终于在文字里找到了对类似灵魂伴侣的描述,这感觉和我曾经有过的别无二致。纸上的感情与契合,像是不该被触摸亵玩的形而上,强行放进现实里加以深化,总是会被生活的无情挤兑成渣。
文字里的桀骜与孤高是不能被真实加以具像化的玩命对战,它脆弱的美感经不起柴米油盐风霜雨雪的摧残,亦融入不了严丝合缝无孔不入的杂务。
于是何以毁掉一段完美到虚幻的亲密关系呢?
将它变现,即可。周梦晗
再一次发现,感情关系,无论虚化的实化的,都不过如此般,甚为简单。而保持简单,大概就是保鲜的诀窍所在吧。
“情愿是沙
想找一只眼静坐
看能否修成一滴水
沙的归宿
总在海枯石烂之后
才回到地上”
关于这首诗,我起初以为“情愿”是个名词,随后发现桢的意思好像是个动词(或副词),她宁愿自己是一颗沙,将眼睛折磨出泪,落回地上。
但琢磨完依然还是固执的想要让它当个名词,情愿这种东西,就像是一颗沙尘,在眼睛里坐修成水。眼只是一个通道上流俗女,沙烂在了心里,经历完海枯石烂的全套流程之后,情愿幻灭归于地上。
这样似乎也能说得通,算是一番生拉硬拽的一厢情愿了。
“才发觉自己是多余之人马西莫斯,闯入他人正在演出的舞台,那剧力万钧、高潮迭起的故事都跟自己无关,是被自作多情的猜想引诱,一步步上了阶梯,扮不成角色,说不出台词世界爱耳日,只认取了一份羞。
我设想你与她不知已到何种境地,一想便觉得可给你的字都成了笑柄。”
“每一桩运转纯熟的关系其最明显的特色就是具有’排他性’,竖着一道隐形围墙,让他人立刻感受到自己是侵入者,是个客人。
我无法掌控这突然涌生的万般不是滋味,五味都打翻了。
他找到他的幸福,那过往算什么静思语录?他会不会为了取悦而以受害者的姿态描述过往日子?
我意识到自己渴望离开这里,像个闯入者的感觉让我极度屈辱欧利萨斯,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仿佛突然生出另一个心脏,不能命令它停止跳动。”
此两段,分别是写对自己的笔友的眷恋不渡和对父亲移情后归家探访的心情。
看完想给桢一个拥抱
对于三人团的关系不知道如何评述,一边是亲密的形上,一边是亲密的女友,而当形上与现实终于交织在一起,而这对象却又不是形上在纸这端的自己,而形上的这对象却又是自己的密友,这份复杂的情愫该如何是好。相比之下己方的这份真诚和倚重着实显得可笑至极,但却连不是滋味甚至都没有立场。
无法掌控的情绪,最是恼人。再说亲情之间,父亲有了新的爱人,归家的女儿在爱侣的默契陪衬里像个尴尬的外人,又该是何种情绪。若这个男人当眼下的生活作幸福,站在过往里的那个女人似乎变得像个委屈聚合体。
可悲的是,阻止人追求幸福,往往被视作一件过分的事情。于是再多不是滋味,都得退避其次,为“幸福快乐”列队让道,顺便再用屈辱唱一曲祝歌拐弯枪。
“自然恒常令我欢喜,更胜于浮世里的爱。
对人生参得未透,无法以身作则,怎么也学不会花开的无悔、花谢的敛目,花是有修行的人,人是未悟道的花。
孤绝如果是一生的主旋律,所有繁花似锦的梦最终都要随风飘零。
我是病了,不想求医的那种病。”
很多次讨论到孤独田桂森,这次就不加赘述了吧。
偏爱独处的,都是心里住着小怪兽的病人,孤高予他们清冷,清冷予他们自在,自在予他们魅力。
他们从不因孑然而尴尬早间主播,亦不因独行而受以悲悯,孤独是他们挚爱的的密友,无需陪伴的施舍。
套用一句村上的话说,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呆过。
“当嘴巴一直咀嚼的时候,话变得不重要。我顿时有悟,为什么人们在餐桌上一直不停地劝进食物,因为无话可说。”
再证,牵强的会聚莫不若舒服的自处,来的更加爽快。
切莫为我身边无人而感到怜惜,我完整的拥有自己,这比你所拥有全世界更为饱足。
“应该怎样安慰叹息的人?当他饱含情意凝视远方补习班姻缘,娓娓倾诉对旧爱的怀念时。
天使安慰在苦海里航行的人,忘却自己本是善嫉女人。仿佛聆听黑牢里囚犯的夙愿,甘心以自己对他的爱换一盏油灯,让他沿着光影,与旧爱重欢。
天使恢复成女人初夏晚风吹拂繁华城市,这女人单独走着不需人送,像敬业的天使抚慰千疮百孔的心灵之后,独自检视破损的心。”

再次给桢一个拥抱
既希望被我伤害过的人都能收到来自天使的安慰,又希望天使永远不再遭这样的罪。人哪,总是摆脱不了贪婪,连善良的愿望都这般如此。

回忆起高中的时候在一段还算长的时间里,一直在做傻事。积累了两本文字录在彰示着小时候纯粹不加掩饰的蠢与天真。
原来我一直算是个有勇气的人兰大教务在线,曾经的曾经也会放任横冲直撞的脾性当面要人解释为什么突然又不带我玩了;曾经天真磨平后,变成了平心静气的开场一段理性讨论式的对话,来分析不一起玩的原因;及至这些曾经终于都过去,开始能够坦然负起生活给的一切变故而不加蛮横无理的追究。
刨根问底终究是无用的行为,有些不想说或难以说出口的的东西,需要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来维持微妙的平衡,由此来保底一段关系最后的维稳。接受这一点并没有花费我太长的时间,但学会保持沉默确实是个充满了痛苦与自我折磨的成长过程。要硬撑着平静咽下一场又一场呐喊,才能多得零星几分的波澜不惊。跌宕起伏的状况太多,心平气和的抗过山呼海啸,再对海啸报以微笑,真的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了。
似乎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般复杂又简单,精彩万状又意趣纷呈。
总之,成长万岁,天佑懂事。
以上,今日份的阅读与思考
常常以为生命里有很多不能停止的重要事情
不能停止读书与思考如同不能停止吃饭与呼吸
虽然明智(此为动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只要在这个过程里往前走着,也就能自解不算是滞步不前了

题外话:
一位故交今日替我吃了我最爱的酿番茄
远隔重洋与时差也特意发来了照片问候
怎么说呢
还是不能让我一个人受伤害吧,对不对
Bom dia from Jerez & Boa noite to Jerez~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973.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