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你荒谬,千千万万次-无事忙办事处
假期开始啦。
过去一年过得异常充实,声色犬马,深夜攻书礼县天气预报,都很快乐,值得喝一杯。
然后跟大家分享几个大江南北。还是那句话,山山水水,走过路过都有情谊在。
西 安
去年没有闰月打卤馕,今年的除夕夜往回倒一年万兽仙君,我刚刚回学校报到,放下行李又拎起,直奔西安。
下飞机是深夜十一点。一路开进城去,空得不行,出奇得静。满城的红灯笼,元宵刚过,条条大道火树银花。那样黑的夜,城墙还是醒目,灰鸦鸦向人堵来,【啊。是西安。】的气息扑面而来,异样的宾至如归感。
空气是真的差。呼吸都吃力,在西北做人是真的难。
博物馆扎实得可怕,其他的景点就乏味到结舌,所有小吃面食都令我却步,但油泼面是真的美妙,是国宝,大熊猫不及它万一。
大致就是这样,一个西北城市,和长安两码事,要不是在回民街迷路那一晚,也不会再多去想它了。
回民街其实是回坊么,非常大的一块街区,巷道丛生,非常适合拍枪战戏,繁杂到惊人。穿过那条最有名的小吃街,随便挑条热闹小路笔直往前走,就真的有进无回,鬼打墙都不能形容的奇异,每条道都一模一样,平房,红色灯牌情趣用品店,一个摆满矮凳的烧烤摊,一两个出来跳绳的小女孩,背后有辆叮铃铃的自行车骑近。
那天晚上我在不超过三个道口的街区内走了一万六千步,路过八个门口坐着戴明黄手串大哥和湖南口音妹妹的烧烤摊,五六个卖“劲霸油”的暗红色店铺,以及超过十个明天要参加跳绳测试的小学生。(我猜的。不然我是想不通。大冬天九点半出来跳绳,小学生是不是也有失眠 issue。)
失迷路途。越转越像是走在梦里。不累也不害怕,只管走路,听高跟鞋声音在巷弄里来回,被人打量也不想问路,一径的意沉沉。
陈凯歌拍过一个短片,讲一个疯疯癫癫的冯远征和他的胡同,胡同名字叫百花,片子名字就叫百花深处,英文名是100 Flowers Hidden Up。走入百花深处,也是件很细腻的事。
不大记得清那天最后是怎么走出来的。只记得出来是一片车水马龙的城墙门口,喧闹声霎时涌来,和煦极了。
你有没有一个连迷路都安心的城市。只是没想到我是西安。
重庆
从西安回来后一个月去了重庆。像是去了趟江湖。
虽然这年头易烊千玺都可以被叫高级。但拿来形容重庆的夜景真是不亏,世界上就没有大河穿城而过却不美的城市,长江泊泊流,山城像姑娘的八音盒一样璀璨。
重庆的物价非常实惠爱回扣网,提供的服务称得上价廉物美秦皇岛一中。有机会一定要住丽晶,开业在新城区,七楼的两江吧望得到整座城市的光亮。

重庆是网红城市,上马金下马银美酒红袍,发生在这里都合理那时汉朝。但北碚就完全不同。仿佛换了天地,只有嘉陵江,腊梅,温泉。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去到北碚泡汤,一路迤逦山路,司机师傅技术高超是真,不要命也是真,飞似地,车轮上下任颠连,纷纷倒退是青山。嘉陵江水绿湛湛,随人蜿蜒而上,山势奇峻,最窄处遥遥望去几乎只有一丈有余,两岸枝枝桠桠掩掩映映,黄昏中听得到鸟鸣声。

到了泡汤的地方,有个很有名的高阁,乍一看非常琅琊榜。周山有竹林,算不得竹海,但早起晨风吹过,也能看到一片青翠呼啸。我倒是拍了照,但一年前的我p图审美奇崛,尝试挽救了下,姑且看看吧。

讲件并没人想知道的冷知识,重庆当年有个沈福存,人称山城梅兰芳,演的全本【玉堂春】相当古朴可爱,三堂会审时候那句【十六岁开怀是那王公子】谁都演不过他,全世界最好最好啦!~
安吉
过农历生日时候去了趟安吉黄成义。
山里山湾里湾有个【安吉仲夏Dream野奢乡村酒店】。我也是脑子有坑,杀马特一样的民宿也会去。
但还是强烈推荐每一位朋友去。因为这家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挖来一个国家级大厨,那手菜做的,哪能刚,黄泥拱煮咸猪肉,腌笃鲜鲜到金沙厅厨师叫爸爸医典天术。
而且。请人吃饭,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吃到这种规格的食物不锈钢置物架,显得你对浙江这个地界都了如指掌,多少有排面。
海口与三亚
我在今年暑期快结束的时候去了趟海南。
为了去海南我整整两个月没吃晚饭。我严峻怀疑那将是我这一生最瘦的时刻。再难回头米咖返利。
为了去海南我买了三件胸开到胃部的背心,三条薄如蝉翼的连衣裙,其中两条本质上是在内衣店里购得,以及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
2017年的夏天我迟到十年的叛逆期汹涌而至,疯狂挑战一切不老实的衣物,一偿多年前我立志做一个洗头小妹的夙愿。
这里我要跑个题。你们十六岁时候的梦想生活是什么。
我想去考中专,做一个洗头妹妹,找一个理发哥哥或酒保哥哥做男朋友,一起找出租房同居,盛夏夜晚一起出去宵夜甜妻不撒娇,疯狂吵架,为他纹身。
但2017年延续了我妈的意志,劈头给我一个盖脸耳刮子。就在我从海南回来的第二周,我的手机突然崩溃,再打开,一切荡然无存,一张照片没剩,我的所有瘦削的、静修的、精细的照片,灰飞烟灭。
我没饶过岁月,岁月又何曾饶过我。

所以我现在想到海南就一阵钝痛袭来,欲语泪先流。况且海南也没什么好说的,除了住酒店就是住酒店,更不要说目前三亚根本没一家拿得出手的酒店,溪涧草堂海口倒是有,可海口市区马路上还有山羊诶,开什么玩笑。
好在陵水的日出还是非常美的天之游侠。海上升朝日,每朵云都像是直接从甜品店里烘培好送上空中去鹿胎胶囊,全法国马卡龙的颜色都能在那片天与海中找到。
但说得这么drama有什么用呢,又没有照片了。
诶。

南京
十一月时候因为结束一个很有趣又繁忙的项目,想奖励自己一个双休日,跑去了南京。
第一次去南京是本科时候被姐妹带去,现在想起来只记得和她头并头睡死在高铁上,她手里捧着碗鸭血粉丝汤,诶非常开心。
住的酒店在总统府边上,再走两步有一条充斥着牛郎??(真实的牛郎)的酒吧街,一点也不怕隔壁的国父痛心,做生意风生水起,很迷幻很迷幻董月月。
在南京发生了两件很值得说的事情。一是我吃遍了南京所有知名的在榜的盐水鸭。每一家的鸭子,都刷新我24年人生对鸭的想象,都值得我们载歌载舞,写赞美诗。
【没有一只鸭子游得过长江】真是这样。
第二件是和一对很恩爱的中年夫妇跑过江去在浦口吃了碗柴火小馄饨。自行车骑过浦口火车站,一路上法国梧桐没完没了的落叶,中国的深秋在南京。在一个邪气逼仄的小店门口排着队,有多邪气呢,这家店没有桌子,桌子是天然的台阶石头,没有凳子,凳子是每个客人自带,但依旧人挤人摩肩擦踵。馄饨份量惊人,同行那位先生是江南边人,开玩笑说这是江北份量,我问他你们江苏人一个城市的也要这么内杠么。【是的是的。江南江北两样的。】
柴火馄饨边上是一家更破的炸童子鸡店。店主飒到要疯,很英俊的年轻人,大花臂,扎小啾啾,冷酷。
江北真是不一样。
当然南京好吃的食物远远不止这些。酥鱼。珍妮巴斯皮肚面。爆鱼面。南师大边上的炸鸡。扬子饭店的青团。
北京
十二月初的时候梅兰芳大戏院周年庆,有好几出难得的戏,得了戏票就去了趟北京。
时隔十年去北京,北京比我记忆里亲和很多,有它自己漂亮的地方。以及终于被故宫征服。

拍到了非常令人意荡神飞的故宫江森海。忍不住再发一次。

因为刚看了大部头关于梅兰芳的资料才去的北京,所以变了法地想与他亲近。去了梅兰芳纪念馆,闭馆,但看个门口也让我沉迷。

去吃了梅府家宴。成为北京之行最有趣的一晚。

梅家的运气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非常惊人的,天翻地覆慨而慷,这家人岿然不动,梅葆玖做了一辈子富家少爷。梅府是他买下了一座贝勒府改的私房菜馆乞巧的意思,里头的服务员都叫梅嫂,个个像是从老舍小说里走出来的大奶奶,清洁又得体,不怒自威。菜品其实一般性了,个么谁还能指望在北京这种美食荒漠找到真正好吃的呢。光是手写个菜单就够人风雅一阵子的了牡丹鱼片。

倒是在里面拍到不一样矜贵的梅兰芳。啊。叫人神往。

从梅府出来,北京夜晚起大风,迎风走路几乎走不动,和朋友依偎着在胡同里乱窜,一路走到大戏院,一直到杜镇杰唱完【劝千岁】才暖过来。
梅府家宴的小吊梨汤非常甜蜜,配【龙凤呈祥】的戏,做北京人可真是件惬意的事情。
杭州
说回我们杭州,是因为就在昨天,我做了一件非常非常荒谬的事情。
昨天夜里去看了电影,蛮好的电影,味道淡淡,值得看完喝杯酒缓一缓。
于是就去了上次约过大家的LAN,就在影院附近,走两步就到了。
在这里倾情推荐一下这家酒吧,酒真的好喝,又很清净。
巧莫巧过喝酒场,喝到一半来了个从广州来的女孩子。非常甜美又健谈,一下就聊开了,恰逢她又是刚看完越剧才过来喝,这样难得,不得不多陪几杯。

多莫多过要坏事,一喝两喝就到两三点,化雪天留人天,谁也舍不得走,也不知道是哪个提议说快过年了,索性让调酒老师带我们去上天竺法喜寺上炷头香。
真的荒谬加油耶稣。
然后就真的去了。在凌晨四点。
车开过北山路一路积雪,西湖像只含泪的眼,酒气氤氲。
到了上天竺,山上更冷叶欣的资料,雪都化作冰在树上倒挂着,放生池冻得贴贴实实。法喜寺里头有法事,外山门口就听见敲钟与击鼓声,一下接一下,衬得天地都安宁。


月光很澄澈,映着雪光,庭中如积水空明。
看照片吧。


出来以后快五点半,四个人就在斋堂喝了斋粥。一下子解了酒,四个人都不晓得今夕何夕。

从山上下来又和调酒老师去市区吃了份认真的早点偏爱简谱。
和bartender一起吃早饭,跟和妈妈一起蹦迪有什么区别。
荒谬。太荒谬。
但都是高兴的事。很难得、很珍贵的事。
生活中很多快乐,都是曾经和亲密朋友的互相约定,阴差阳错,最后都在陌生人那里达成。
并不是不好,事实上我这一年多亏了这许多闪光的瞬间,2017年没有虚度。
也要祝大家每天开心,年轻太好了,我们都不要辜负。
这估计是年前最后一次更新。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来年万事如意,步步高~
最后是一张圣诞前的北京。与一张我。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918.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