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冰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记20180119夜袭后河-狗咬狗的小世界
【1】粗发
作为一个北方人,当我还在北方的时候,还是个懵懂未开窍的小姑娘,冬天最开心的就是堆雪人、一堆人在操场滑雪、拿着屋檐下滴水形成的冰棍当剑格斗。但那都是初中的记忆,上高中的那几年,基本都是暖冬,已经很多年没有下雪了,即使后来上大学寒假回家,也再难见雪了友军倒下。
看到卡祖的冰扎活动,又拾躁动的心。因为我那买来就在南方用过两次只能应付零上的棉睡袋难抗冰雪之侵,所以问小丽借了她的B1000,冲锋衣外面再套了我最厚的羽绒服,嗯,大概可以出发了。

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这样背上行囊出发了,因为穿得太厚,竹下俊地铁里换乘时,每次背包,感觉真的需要整个人都甩一下,包才能上身,心里暗暗怕,现在不会这么弱鸡了吧。出发前,小丽还跟我说,他们可都是强驴,有些活动怕我跟不上。
聚合地在德胜门的箭楼,出了地铁走走走,看着箭楼就在前方,可是就是看不到人,绕着箭楼走了一圈都没看到。找到919的公交站台,却发现7点就停运了,心中说不出的感觉,难道公交运营改动绿袖子钢琴谱,不会一大群人背包拎东拎西又打道回府吧。
赶紧找组织,原来是919快,终于走到桥边,看到一排排背包,是他们。一眼认出了紫龙,只说了一句“我是爬山虎的脚”,看别人聊天,一听他们便是多年的好友,也是群很纯粹、很有活力的人。
两个多小时车程到达后河,一下车,一阵寒风吹来,一张嘴,冻牙,赶紧爬上了领队提前叫好拉我们去山脚下的面包车,瞬间觉得有组织是多温暖的事情,每次出门,带上个自己就够了。

到达山脚下已经快11点了,正好同时出发,远在香港的香姐、L7已经到达凤凰径第二段准备休息了。看着香姐这次的新装备,想想自己一会要扎冰上,心里就默默祈祷,别冻僵。公交组和自驾组回合,大家分好行李,准备出发。
抬头望,天那么透彻,星星一闪一闪,格外明亮,好像出了城,心都静了。
【2】上山容易下山难
听说山不是很高,心里就没那么怕了,可是一开走,领队就上了一条小道,心里怕怕的,走着走着路况越来越差,好像没有路了,都是石头,先还是大石头,再走着就是小碎石,没有路,往旁边看,黑乎乎一片,心里暗暗庆幸是晚上,看不清,所以我这个伪恐高还能继续走着。渐渐又变成手脚并用,领队口口声声喊得“垭口”迟迟不到,而我也渐入佳境,不断地超越,可能是背的东西少吧,一不小心追上了领队,看来作为年轻人的我,还是可以的。
心心念念的垭口终于到了,回头望,头灯影影绰绰地在山间闪烁着。
开始下山,预期中的难走,每次下山我都得跑着,但这黑灯瞎火的,没路、碎石、荆棘,我也只能小碎步前行,碎石路慢慢变成了土石混合路,只能降低重心,躬腿碎步前行,就这还是没法控制地滑到了,回来才发现右手掌心划了个小口子,小指头扎了根刺,也算是教训了,下次一定要控制好速度。
终于眼前有了光,在漆黑的夜里格外引人,领队说,到了!哇,那是冰面的反光,内心摁那不住的激动,加快了步伐,三下五除二从大石块上传过,第一个下到冰上。没有任何文字可以说明我当时的心情,生平第一次站在结冰的河上,那种忐忑、激动,无以言表。凭着对领队的信任笑忘书简谱,把包仍在了冰面上,然后开始滑动。

看到有人趴在冰面上,凑过去,才发现了另一个奇幻的世界。
那一串串气泡在冰里,好似脚下有一个水晶宫。美不胜收、妙不可言。

等所有人都下来后,专业的开始穿冰爪,才发现自己业余到不行,大家开始走,我才懵懵懂懂地发现这是一条河,刚刚下来的时候,四面都是黑黑的,我以为这是个湖,现在想想真是蠢呢,明明人家活动名字就叫“后河”,周日走的时候才看到原来是河流的拐角处。



往前走着商法通,感觉好像置身冰雪奇缘的世界,仿佛自己是艾莎一样,每走一步,都有一块冰被唤醒。果然帅不过三秒,童话梦还没做过瘾,就听到一声低沉的“轰”,尾音很长,低头看,脚下的冰有裂痕,立刻止步,突然心生恐惧,不会要掉下去吧。旁边的人也不敢过来,心想,这万一掉下去,可是真的没人能救了二婚不愁嫁。慢慢地后面的老驴过来,说没事,往前走吧,这边的冰有半米厚呢,分散开走,没事的。就这,我还是不敢迈脚,后面的人越来越多,脚下又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冰裂声,我像个傻子似的,站在原地尖叫。有人过去了,没事。又有人过去了,没事。一排人过去了,没事。我这次放了心,开始慢慢往前挪。
随意找了个地儿扎营,而我,怕我那弱不禁风的帐篷抵不住这边的寒冷,所以就没带,让领队安排跟别人混帐。不知道跟我混帐的人是谁,随手帮起周围的其他人搭帐篷,我想我一定是脑子冻瓦特了,在给别人快搭好的时候,才想起来拿出手机看之前的安排。勤勤恳恳的领队已经帮我们叮叮当当在冰上敲着钉子固定帐篷了。也不知是好久没出来浪,还是真被冻傻了,直到第二天,一天玩的时候,同组的转身还说我反射弧好长呢。

终于帐子搭好了,拉开拉链进去,震惊,真的是个帐子!里面是白花花的冰面,无法形容我当时内心有多崩溃。临走前一哥给我小丽帐篷的时候,说让我在睡袋里面再套个抓绒的应该能抗住,而我除了那个又重又不抗冻的1500g的棉睡袋就剩一个防脏的单皮。看看同帐姑娘厚厚的防潮垫、羽绒衣、羽绒裤各种装备,我就默默把我那1.2m的折了个三折,前胸后背肚子两脚板各贴一个暖宝宝(也是生平第一次用暖宝宝贴),套上单皮,套上睡袋,扣上帽子,拉上拉链,再把手套也拉进来,就这样带着上班时的妆就寝了,这妆还努力维持了两天,回来狠劲爆痘,也是对我的惩罚。睡下时已是两点多了。

外面风呼呼刮,同行还有人带了狗狗来,也真是敬佩,狗都被拉出来练了。几个男生没睡,跑去扎冰窟窿准备网鱼。

暖宝宝慢慢开始起作用,整个人都开始热了,脱了手套,手里汗津津的,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走的那天帮洋葱和蛮子收拾行李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抗冻能力不是一般的好。洋葱是两个睡袋,两层羽绒裤,蛮子更是一层一层像剥洋葱一样脱掉身上的衣服(不下四件)才能开始爬山,而我,只有小丽的那个睡袋,上身穿了一个跑步衣,套了双层冲锋衣+我最厚的羽绒服,下身更是可怜,一条平时穿的打底裤,外套一个骑行裤,瞬觉觉得自己身体内的脂肪果真不是白养的,对我平日里吃下的食物也是感到欣慰,毕竟没有白白牺牲。
就这样,混杂着说话声、狗吠,半睡半醒,一直到那几个人回营,还问他们捕到鱼了么。第二天才知道,他们回营时已经5点了,而他们也仅仅只是布了个网。
【3】Morning
再睁眼,是听到有人在喊爬山虎、壁虎啥的吃饭啦蒋门千金。嗯,我是爬山虎的脚,可是太长了,他们记不住,所以我就莫名其妙成了爬山虎、山虎、壁虎,甚至同组因为觉得我是男的,而多背了食材,山脚下分物料的时候,看到我是个女生,残雪默默收起了他的食材,我也因为他是残雪而默默推翻了我内心那个贴心照顾大家的小姐姐人设。
讲真,一开始对这种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团体并没有抱太大期望,但是两天两夜下来,我对这个组织的印象完全翻盘,十分欣赏。在这里,大家互相只是用微信昵称相称,在这里没有名字、没有年龄、没有职业、没有婚否,抛下生活中的一切包袱,留下一颗颗纯粹的心蔡敏莉,抛开那些枷锁,做那个你想做的某某。当然,为了让大家能记住我的名字,回来后又把微信名改回了沿用过年的狗咬狗。
一声召唤,没响应,两声、三声,我这才反应过来,立马起身,看到旁边的两位姑娘还在睡梦中,而且包的特别严实,尤其是睡我旁边的小鹿,只有束口处冒出一缕缓缓上身的气,倍有喜感。

一看表,10点半了。出门他们都在了,早起面条。转身给我把锅里所有的都倒碗里了,满满的全是羊杂,满满的都是幸福,第一次在户外,这冰天雪地上还能吃到热乎乎的面,想想我们上次在麦理浩径用保温杯里的水泡出来半生不熟的寿桃面,别提有多幸福了。
听说别人都吃了一波炒菜了早饭过后去别家转了转,回来又开始做午饭。煮洋葱爸爸在家亲手包的饺子,韭菜鸡蛋馅和猪肉大葱馅。这么开明的爸爸哪里找呀,大概也是满心对闺女的爱。

饺子吃完,看到还有汤圆,果然我们是南北通吃,不浪费,就着刚下完饺子还飘着碎韭菜大的饺子汤下了大粒的汤圆,咬一口,别提有多甜。吃得快完的时候,不知道谁说了句,知道咱们这煮饺子的水都哪来的?就昨天他们凿的洞里舀出来的水黎傲,emmm,尴尬一秒,继续吃。

看看别人家的伙食,各家差距还是有的。


【4】浪
吃饱了自由活动,小伙伴们从岸边找到废弃的窗框,做成了滑板,开启了拉拉车模式。




进阶版的更是来了,用废弃的座椅倒扣在冰上,一排排,大家手里拉着一条绳子,大力士紫龙拉着一列小火车就呜呜呜地出发了。

看男生们继续昨晚的辛勤劳作——凿洞捕鱼,第一次看着这么高级的装备——水耗子,果然都是高端玩家。


天上飞来大疆,我们又被引去拍照。

回了营地无事可做,就准备往另一个方向走走,进入探险模式。
不断往上走,开始出现流动的水,走到上游河水源头的地方,小溪山涧。映着阳光蓝天,美不胜收。


大自然就是这么奇妙,不到200米后的地方还是厚厚的冰层,而这里却又是小桥流水潺潺的另一番天地。


回来时碰到废船上的男生们,他们在为晚上米菲生日的篝火晚会做准备。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爬进船舱,仿佛穿越一般来到一个被遗弃的世界。


晶莹的世界,玉带一样的河。

定格在冰里的世界。


再回营地时,发现有人在学滑冰,我也借了鞋,第一次穿上冰刀鞋,晃悠悠拽着别人站了起来,还好小时候会点轮滑,晃晃也还能小步走走金秀贞。





浪回来,洋葱已经把所有的菜皮都削掉,准备开始晚餐了。火锅!羊肉火锅!残雪从清真寺背来现切的新鲜羊肉,满满的干活下肚,全是满足。
【5】重返夜场
天慢慢黑了,又毫无困意,所以就沿着河道一直走。再回来时有人已经开启了烧烤模式。
花生米、瓜子、烤串,当然还有酒和故事。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故事。喝酒、吃肉、瞎扯淡。
我不知道你是谁,来自哪里,将去何方。
晚上11点多,紫龙带着米菲组回来了。一排排人站在冰面上,远远地迎接他们,黑暗中点亮蜡烛,给那个陌生女生一个生日的惊喜。多么幸福的姑娘啊,这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在寒风中迎接她,带给她生日的惊喜,但愿每一个爱生活的人都这么幸运。



废船上的篝火已升的老高,伸脚过去,暖暖的,前面烤暖了,转个身,继续,两面煎。
篝火的木炭不浪费,他们晚来的继续第二波烧烤,我们烤暖了,准备回帐休息了,虽然我也困到我内心特别不想离开这温暖的地方,甚至想把睡袋和防潮垫拿过来到这凑活一晚,毕竟这是熊熊的烈火啊。还好蛮子把我劝回去了,第二天早上听紫龙说半夜三点开始飘雪了,而他的帐篷因为白天找到的那个绝佳露天睡的船底被上游留下的水占领了,被发现时,他的所有装备都飘在水上。虽然晚上用火烤了很久,但毕竟一拧一把水的睡袋哪有那么容易干,半夜他钻进了蓝天的帐篷,硬是靠着全身的暖宝宝撑了过来。
【6】别
还窝在睡袋里就听到有人喊下雪了下雪了,一睁眼死神之裁决,好像没有,就以为他们是逗我们起床呢。等出帐的时候,看到地上薄薄的一层雪,也算是了了我今年看雪心愿。真是很幸运呢。

全国都下雪了,除了北京。

吃过早午餐,蒙圈拿出了奶奶多年前给她做的花棉袄,包上民族风的头巾,突然戏精上身下载大智慧,和紫龙开始了二人转。

二环也上演了一出二寡妇自编自导自演的大戏。

看完大戏,我们就拔营,准备回撤了。
虽然没能最后和大家见证他们三年来第一次在后河捕到的大鱼,但是人生不就是这样么,每一个人都是过客,能陪你走的就是那么一段。
别失望,别妄想。
如果实在难熬,那么人群中就你最孤独宋一夫。

Anyway,我困了。
#007-Week25#
2018.1.28
by dpz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848.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