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不胜清怨却飞来——傅柒生笔下陈立夫其人-龙岩报老麦克唐纳


原标题:不胜清怨却飞来
作者:傅柒生
图:来源网络

如同一台好戏的结東,幕落了,人散了,灯熄了,总让人意犹未尽,从而留下思考的空间。何况还有那穿越时空凝通的声音,只是那声音成为历史长廊里的回音,越来越遥远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正月十五是元育佳节,也有道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2001年2月8日,本该是让人颇生凉凉地倾泻至在水一方的美丽宝岛台湾的台北都市,喧据中却另有一种静谧和寂寥。有一位老人拂掸去凝结了三个茫然,走尽他从1900年开始演绎的辉煌与沧桑并举的心路花雨。他走了,却在历史上记录着他的名字一一世纪老人陈陈立夫,曾是“蒋家天下陈家党”的一个赫赫显著的符号,也曾是国民党的蒋、陈、孔、宋四大家族的陈大家族之族是我作为历史学者的理所当然;要说认识他,是我刚过而立之年的奢望。我与陈老先生之间,仿佛有一丝宇宙星辰的遥远和漠然,又仿佛有一种咫尺天涯的稔熟和希冀。

早在1997年秋百货战警,与友人合著的拙稿《傅柏翠》付梓出版后,我犹豫了许多时日,终究不安地冒昧把书寄给了台组织那长的陈立夫到南京叙谈之史实,未料到没过几天,时年九十八的陈老先生回了信,言思切,并周信寄来一副他亲笔所书条幅,写的是朱嘉的一句话:“相以得土为功,士以不失所守为贵。”我自然有一阵惊真和几分生仙逝的消息,莫名其状的失落的悲伤猛猛然表上心头,徒生“不胜清怨却飞来”的万般咏叹。走上工作岗位后,长期从事着中国近现代史之研究宜传,兴趣使然,接触了较多的陈立夫史迹,特别记得中国革命历史上有这么一段真实的记载:1945年吕念祖,中共领袖毛泽东亲赴重庆参加国共两党正式谈判,善于广交朋友的毛泽东特登门会晤了一贯以顾固反共著称的陈立夫等人。陈立夫没想到毛泽东竟然敢亲临重庆,更没想到他会登门来访,还听毛泽东发表高见:“看起来,通和打都解决不了问题,还是和的好。”诧异之余,陈立夫更多了一份对毛泽东胆识和睿智的敬佩之情,点头应答:“润之先生言之有理,还是和的好,兄弟愿为这次和谈尽心尽力。”半个多世纪前与毛泽东的会谈或许还印刻在陈老先生的脑海中,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夕阳近黄昏,世纪老人陈立夫站立在时光的快车道上,高声呼吁实现海峡两岸交流祖国和平统一。抽著《傅柏翠》记述到:“犹怀隔海金瓯缺,盼赏中原壁月明。”傳柏翠先生期盼陈立夫先生和在台湾的国民党故旧袍泽、亲成朋友多多出力,共同促进祖国统一大业。聪慧的

陈老先生自然心领神。早在1973年,陈立夫以辜君明的名义在香港《中华月
刊》撰文:“中国人无论在大陆或台湾以及海外各地,势必额手称颂,化干代为玉帛。”已表露出晚年的陈立夫盼望祖国1988年7月14日,在国民党第13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陈立夫联合了34名委员提出了一个议案“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建立共信;以投资共同实行国父实业计划,建立互信,并以争取大陆民心,以利和平统案。”他在提案中称:“中国统一为台湾海峡两岸及海外全体
同胞之共同愿望,故仅为时间问题。”中国统一“必须由中国人以自力达成之,非第三者所愿或所能助成者。”“惟若统在望,则有限度的接触,为不可避免。”陈立夫的这一提案立刻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认为该提案是“顺应两岸人民强烈要求和平统一、振兴中华的历史潮流的…这种谋求祖国统一的积极态度令人感佩。只可惜,这一提案最终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的否决。192年9月,陈老先生在台北寓所会见中国大陆记者代表团的记者时表示:“我们国共两党有过二次合作的历史,第一次是北伐,第二次是抗日,两个目的都因为两党的合作而达到了。因此,现在国共两党应该实现第三次合作。”
停了停顿,他又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强国希望中国统一,因此我们自己要胸襟大,不要在小问题上弄得情绪不好。”"他还高兴地表示,邢雅晨若为了国家统一,若两岸人民都要他回去,他就会回去。“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是啊,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久违了故乡,久违了亲人!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天德池,看破仕海风波险恶,怨倦政治羁绊的陈立夫先生于1950年8月携妻子儿女移居美国。

陈立夫早年毕业于北洋大学工学院古鲁德,后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获硕士学位,他移居美国后,从此一头扎在书籍堆里,一心研读《易经),写了研究《易经》之作《四书道贯),论述深刻,见解独到,著作十分畅销。后来因为生活描据,年过半百的陈老先生在新泽西州湖林城外的菜克妈镇办了一个小农场,以养鸡为主,夫唱妇随,与陈老先生同乡同庚、才华横溢、气度非凡的大家国秀孙禄卿和恩爱夫君一道亲自经营和劳动,倒也难得有几分“晨兴理荒秒,带月荷锁归”,“采菊东露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自在和浪漫。直至1904年10月,一场森林大火将农场化为灰烟,恬淡平静的田园生活突然中断,陈老先生十分伤感张玉京,倍加系念。1969年,陈老先生结束了长达20年的异域生活,正式回台湾定居,他表示“希望平平静静地安度晚年。”“宁愿专心做一些研究性的工作。”事实上,他确实把大部分时同用来研究中医学和需家学术担任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副会长、孔孟学会理事长、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等职,著述了《人理学研究》、《易学应用之研究)等书,还主译了李约瑟(中国之科学与文明》曼赤肯猫。树高千尺,落叶归根。太湖水的浩瀚苍茫,莫干山的雄浑多姿,吴越人的娴雅文明,江浙语的依美悦耳…陈老先生何尝曾忘记故土家园,那是一种魂牵梦素的深深情。
我希望我的故乡,
山河无恙;
我希望我的故乡,
人文发扬;
我希望我的故乡,
腥膻洗尽,
从此无人敢侵占;
我希望我的故乡,
爱我如慈母,
不让我飘泊他乡
我爱我的故乡,
我永远不愿离开我的故乡。
陈立夫之兄陈果夫的这首怀乡诗作何尝不是胞弟的心灵独语情感抒发?可是,老人离开了故乡太久太久,在宝岛台湾上遥望故乡,山可望,乡何在?尔今,故乡只能成为又真且虚既清晰而模糊的记忆,永远永远………或许,在陈老先生弥留的最后时刻,只有一阵阵“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妻凉和煎熬强烈生长,海水茫茫,关山苍苍。那一刻有一种声音飞来,或解心愁,那是老人的同乡、唐代“大历十オ子"之一的钱起的《归雁》声
潇湘何事等闲回?水碧沙明两岸苔。
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
(原载《西日报》1999年8月22日,有改动
获华东地区报纸副刊优秀作品三等奖)
延伸阅读
陈立夫(1900年8月21日-2001年2月8日),名祖燕,字立夫,浙江省吴兴人。父陈其业,字勤士,兄陈祖焘,字果夫。另外曾化名李融清、辜君明。陈立夫是20世纪中国的重要人物之一,中国国民党政治家,大半生纵横政海,曾历任蒋介石机要秘书、国民党秘书长、教育部长、立法院副院长等各项要职。尤其作为有留美背景的教育部长,在战乱期间对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著的贡献。陈立夫成立了中统康妇特栓。国民政府迁台后移居美国,潜心研究中文化,推动中医药的发展和国际认可。1969年,陈立夫回台定居晚年竭力推动海峡两岸的交流。提出“中国文化统一论”,使他在两岸关系中占据了一个颇为特殊的位置。他的这一主张,在两岸都得到积极回应,他也因此当选为“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名誉会长。2001年2月8日逝世于台湾台中咖啡之翼尹峰,年101岁。
作者简介
傅柒生,男,原名傅玉清。福建上杭人。1967年7月出生,中共党员。198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人类学系考古专业。
现任福建省文化厅党组成员、福建省文物局局长(副厅长级)恢字组词。
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200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散文集《冬韵心曲》,文学传记《傅柏翠》,纪实文学《军魂——古田会议纪实》,传记《八闽开国将军》丛书(6卷8册)三泰。
闽西作协副主席,闽西博物馆协会副会长,福建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古田会议纪念馆负责人、副研究馆员、龙岩市政协委员、福建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海内外版筑宗亲联谊会理事,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闽西作家协会副主席。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657.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