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岳飞齐名的韩世忠,同样都是主战派,为何他没有被赵构秦桧杀害詹米·多南?-人文历史探秘
韩世忠,字良臣,南宋朝名将,陕西省绥德人火蓝匕首,民族英雄。身材魁伟,勇猛过人。出身贫寒,18岁应募从军,一生铁马金戈,叱咤风云,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军事家。他英勇善战铁血帝国,胸怀韬略,在抵抗金兵南侵中建立战功。为官正派,不肯依附丞相秦桧,为岳飞遭陷害而鸣不平我的魍魉暴君。是南宋朝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
岳飞被害,满朝文武均钳口结舌,噤若寒蝉,独韩世忠诘问秦桧,为岳飞伸张,由是作者们才知道了这“莫须有”的经典名言。从中可见,韩世忠还是很仗义的。
绍兴和议后,他闭口不言兵,杜门谢客,以家乡清凉山为名袁子皓,自号清凉居士,表示思念沦于金朝统治的故土。绍兴二十一年病逝,死后被赠为太师,追封通义郡王;孝宗时,又追封蕲王,谥号忠武,配飨高宗庙廷。
按当时抗金的成绩来说,韩世忠一点也不比岳飞差,按战略形势和作用,韩世忠还应该在岳飞之上。既使在职务上,韩世忠也在岳飞之上劳瑞侯登。特别是他直接指挥了平刘、苗叛乱情深意长简谱。让赵构对他是感恩不尽。手书“忠勇”以赐。毕竟这救命之恩非比寻常,这也是韩世忠能得以善终的重要原因。
韩世忠同岳飞一样,也是主战派,当时朝中以皇帝、秦桧为首的主和派自是占主导地位,韩世忠岳飞等人的反对议和主张,当然是有悖于当局的既定国策,作者并不是说九章伏藏,主战派就好,而主和派就是投降派,就不好。这个不是评价一个人好坏的标准黑道悲情3,按当时的实力来说,并无取胜之把握,后来的南宋小朝庭不是也组织过几次北伐白屋之恋,哪次不是被打得头破血流,继而又签订更屈辱的和约。尽管陆游曾有诗云:“堂堂韩岳两骁将,驾驭可使复中原”,说说也就罢了,要想真弄起事来,哪是那么容易的噢。
可贵的是,韩世忠能不巴结当时的权贵秦桧金三角风云,他多次上疏弹劾奸相误国,有人替他担心,劝他不要与秦桧作对,他回答说:“畏祸苟同,他日有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尽显其一身正气。后来,他终于被解除了兵权。
就韩世忠的个人品质或人格魅力来说,自是不能与岳飞相提并论,这也是在后人的两相比较中,饱受非议的原因,这个其实有些偏颇,想那岳飞的人品有几人能比,把韩世忠硬拉来并论,他吃亏之处当是不言而喻的。
被闲置后,韩世忠心灰意冷,不问政事,花天酒地,购置良田,史料记载他:“蒙赐到田土,并私家所置良田,岁收数万石”。还先后娶了好几房妻妾,到处饮酒作乐,洪煦榆还有人言他种种的不堪之为,这些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使得韩世忠为后世所诟病。
后人将韩世忠后来的所作所为当作一种“自污”,如同萧何最后时光的贪婪、王翦出征前的索财、陈平翦吕后余党前的纵欲,这个当然是属见仁见智,于史也无结论。所以,作者认为这应该是个人的本性和形势所逼两者综合的反应,如岳飞,他是断然不会行此之事的。
想这韩世忠此生是摆脱不了岳飞了,个中原因当然是岳飞忠荩为国,却在39岁时含冤被杀,他的际遇更容易赢得后世的无限敬仰与同情吕传赞,不仅岳庙遍宇内,俎豆不绝,而且有关岳飞的戏曲、小说以及当今史学家为岳飞写的传记也已深入人心,岳飞是家弦户诵的民族英雄。韩世忠却未能享有这种荣耀。他虽也受秦桧迫害,但毕竟保全了性命,老死于户牖之下;虽被褫夺了兵柄,却还有生活的自由,仍能悠游林泉上饶中学,周游湖山之间。在人们心目中,他的形象不及岳飞高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说起韩世忠,就不得不说梁红玉,不过,作者认为这个不见于正史的女英豪,只是个民间传奇而已,一如穆桂英,花木兰之列。所以不足为凭宝珠二嫁。
梁红玉,首见于明朝张四维所写传奇《双烈记》:“奴家梁氏,小字红玉。父亡母在,占籍教坊,东京人也”。称其为宋朝著名抗金女英雄一生要看的300电影。
梁红玉同韩世忠的结合,也是作者在篇首所言之称韩为“史上最出色的嫖客”之由来,这个其实是很没道理的,首先芮呈和,即使如野史所言,梁红玉的身份也是营伎,而非妓女乱世湮华,她是家道受难,被没入官籍的。“伎”与“妓”有本质的区别,军伎不是做皮肉生意的,她们是相当于随军的文工团,主要是负责在长官接待上司或客人时,以歌舞侑酒的。她是在宴会上歌舞时,结识韩世忠,感其恩义,以身相许。
野史和传奇写的很是热闹,韩世忠最大功绩的黄天荡之战,因她的“击鼓战金山”,使韩退居其次要之地位,后来还被朝庭封为安国夫人和杨国夫人。
对于黄天荡之战,作者是有点小怀疑,史载韩以八千之兵,困金十万之众达四十八日,这个怎么说都有些传奇,直觉是不可能的。想那秦白起困赵人四十八日,早已人相食,最终惨遭坑杀ca1809。而这韩世忠竟还被金人脱遁,很是不可思议。再说了,这么长的时间,逮到这么大的鱼,各部还不火速前来驰援,争功,为何竟无一兵一卒之援,反正作者是百思不得其解北极猴子。
于梁红玉的渲染更有甚者,说她是独领一军与韩世忠转战各地,多次击败金军。绍兴五年随夫出镇楚州,“披荆棘以立军府,与士卒同力役,亲织薄以为屋。”与金军,伪齐镇淮军战与山阳等地。
她的死因说法很多,主要说法是遇伏遭到金军围攻,力尽伤重落马而死可乐吧奇域。终年三十三岁。金人感其忠勇,将其遗体示众后送回,朝廷闻讯大加吊唁。后及韩世忠病逝。夫妇合葬于苏州灵岩山下 。
野史也罢偷匪三合一,戏说也行,毕竟这梁红玉代表着中国古代巾帼英雄之形象,至于是否有真人真事,不必太认真吧。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496.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