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不误正业这种事要在“理想国”松阳才够雅兴!-美宿Meisu

2016年过年,我在松阳待了一周,写了篇文章,一夜间成为爆款,大家视我为松阳代言人。过了很久我偶尔得知,这篇百万加阅读量的文章并不被县里领导肯定,至少是标题——“被预言是下一个莫干山”这个类比在当政者看来相当于承认自己低了莫干山一等,但松阳,是独一无二的松阳。

时间过去一年半,作为浙江省丽水市的一个县,松阳知名度渐高。
不用搞清楚共几个乡几个村,睡过一家永远订不到房的过云山居就是谈资;
未必等到夕阳金光洒在“布达拉宫”杨家堂,认出朋友圈里一组错落黄土房就是“见多识广”;
上周,“大地艺术祭之父”北川富朗受邀考察松阳,参观了大木山竹亭、茶室、兴村红糖工坊、石仓契约博物馆、竹林剧场等建筑艺术庶女难求,也走访了叫得上名的民宿和精品酒店。音乐节、戏剧节、文创产品开发等被人玩过的套路松阳不碰大方天气预报,直接和国际接轨。
在北川富朗自己的blog里,有一张头戴礼貌、身披风衣的背影照,他坐在一张只有1/2靠背的长条椅上,面朝峡谷和云海,有人看到了孤独,有人说是享受。

(图片来自浙江去哪儿玩)
照片的拍摄地是云端觅境精品民宿的观景平台,600米垂直海拔落差的峡谷,雨后被喷涌而来的云雾仙气笼罩,无遮挡洞见山川形胜。承认风景是王道,建筑师谷增辉、景观设计师沈阳、结构规划师王勤等人在一年前开始了老房修复,今年夏天迎客看云。

重台,叠屋,内巷,设计师们在对地形和房屋解读后精心打造的云端觅境一开始并不完全因品质被人记住yy颜色代码,尴尬的是,大多数人老拿它和邻居过云山居相比。

作为民宿界的传奇,过云基本保持95%入住率,提前一个月订房,偶尔主人朋友圈发布临时代售房也是迅速被抢空。云端觅境就在传奇旁边,从过云侧门走,只要20秒钟尉迟真金。云端也不避讳爱的双重魔力,创始人之一,建筑师谷增辉说:“我总想着,就是肯德基旁开个麦当劳嘛。”团队成员周璐比较犀利,在推文里直接说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细究起来也是实话,云端在地势上比过云高了十米。

14个房间,多出过云一倍铁道员,有人揪着问“是不是互相吃溢出人群优宅网啊?”“有影响吗?”事实上,因为是山区,松阳民宿没有“各玩各”的脾性,就算邻居,我们看到云端会把客人介绍到过云吃饭,过云合伙人之一潘瓶子还推荐我去云端喝周璐调的酒妙不可言造句,人们笑他“吃里扒外”。
松阳民宿市场正在稳步发展
当人们对莫干山等民宿热门地的关注点变为“洗牌”“共建”等更产业化问题时,松阳下榻业依然势头很好。
已有成品且具有知名度的民宿正在扩张。大咖云集的老牌民宿综合体“云上平田”在继爷爷家青旅、木香草堂、葫芦居后推出了归云居,同样是老房改造东岛国,功能更现代;
民国寿年小学改造的茑舍独守县城,自一期10个客房后,二期3个客房独享一个花园草莓之夜,闹中取静。

新开张的多半带有个人情感。浙江省古建院设计师林森和妻子为给女儿朵儿一个空气清新的乡野之宿,在三都乡酉田村打造了酉田花开,最为人瞩目的是牛栏改造的三个客房和朵儿咖啡馆,后来又将清代大户的老宅改建成了餐厅。林森感慨“村民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有多好”;

一直有民宿梦的项颖颖开了咖啡馆曲线救国后,在看到界首名人刘德元故居卓庐后没忍何学林住,修复改造并根据史料还原细节,叫它卓庐若家对外营业;

隐居集团在“江南布达拉宫”杨家堂开出了乡宿,随时可以逮拍夕阳金光洒在黄土房上的大片。

市场看好,政府支持,形势一片大好中也有硬杠:为保护水资源及“江南最后的秘境”这个称谓,所有改造不得破坏古建筑,更不准有泳池。
女人带客人手工,男人带客人爬山
“不只是客房”这个道理请马上懂得
如果说2015年前开民宿的人多半在摸索,那么,现今面世的民宿毫无疑问拥有强健的硬件,客人早已默认一千多块的房里一定有地暖空调,高品质床品和备品,至于音响、咖啡机、烧水壶是什么牌子,反而不像最初那样被猎奇,他们更看中“来这里能做什么”;对于民宿主来说也同样,几乎容不得他们“先开试试看”短歌行教案。

烧烤、挖笋、家宴,民宿三大宝对于老牌民宿主来说是两年后才开始的,而对新参者来说,是马上立即现在。
云上平田徐甜甜设计的农耕博物馆旁,以“茶染”为扎染制作工艺的云缬坊丰富了客人的下榻体验,是业内的榜样。

一般来说,女人当家的民宿倾向定期组织手工活动,无论是否住店客人都可报名参加。茑舍主人杨慧娟组织客人中秋做月饼,端午包箬叶粽,清明做清明果。客人入住时还能得到一份抵价券,茑舍希望更多人出去走走,了解老底子的松阳。

卓庐主人项颖颖深谙借力的重要性,除了目前一系列的手工雅集活动,她正着手和位于丽水、坐拥3万册藏书的坐忘阁双城联动。

相比女性的静态,男人当家的民宿更多在户外。今年春天,畅销书作家韩梅梅在酉田花开住了一个月,林森一有空就带她串门。有次去呈回,两人都饿了,就走进一农户。屋里老头不会烧饭,但端出了番茄鸡蛋青菜让客人自己动手;

云端觅境主人谷增辉和管家BOBO会带客人爬山,从村后古道走,半小时就能到陈家铺。
“你说这村子有多惊艳,集中看几天也够了”,诧异于家乡房子如此稀罕的谷增辉总结,归根结底要走心。
客人和民宿的关系并非止于退房
这次走访松阳,最开心的莫过于每晚都有石仓白老酒喝,不用像2016年初时跑到距县城30公里的石仓山头村采购。在卓庐若家,我见到了创业青年周理平欧皓辰,他按主人项颖颖的要求,酒身上贴了红底黑字“白老酒卓庐若家”的酒标。

作为伴手礼,云端觅境也选了它,瓶身则被设计成了长圆柱形。除了酒,多家民宿前台也都摆出了各色蔬果干和被叫作“土豪金”的蛋酥,都是周理平叩访的成果。在修复改造后的县城明清老街上,周理平开了一家实体店“处州朴坊”,在他看来,这些山货有助于人们了解松阳,也是民宿拉近与客人距离的方法。
所到一处带特产回家是游客的天性,而在山里,最宝贵的不外乎天然没有农药的蔬菜水果。云上平田刚刚将900米海拔的“大荒田”整修完墨镯,拔掉了半人高的杂草后种上了青菜萝卜,直接供给“山家清供”餐厅——“还真有不少人专程上来吃个饭”,云上平田主理人大宝说,“在城里不算什么,但在村里,为吃一顿饭上山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云上平田所在的四都乡本身以萝卜闻名,厨房里没用掉的萝卜或送或卖给客人,萝卜干萝卜片则是每年来自远方的挂念袖珍三姐妹。

做不到比大多数人高端就不要做竞品
在卓庐若家时,听到主人项颖颖在向客人推荐去旁边的福海堂吃饭,我纳闷,你家明明有餐厅啊!项颖颖笑说“不抢别人生意”。无独有偶,云端觅境也不设餐厅,反正村里有许多农家乐。
不和村民直接竞争,几乎成了外来开民宿者心照不宣的共识。就算标杆民宿过云山居,一年后涉足餐饮走的也是高端路线——120元一位,三荤两素,提前预定,17个餐位,刚好容纳8间房,和农家乐构不成竞争。

城市和乡村有着截然不同的游戏规则。
“我和村民关系还不错”。扎根酉田两年的林森自认为这方面他是过关的。施工时他天天在村民家串门,谁家嫁女儿了他也会包一个红包;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林森不会盯着一家采购,几乎酉田的村民都卖给过他土鸡。
“但客人和村民互动就难”。林森举了个例子,有次,金熙秀几个客人提出让林森带去村民家吃饭金牌纨绔,本是件挺容易的事,林森还特别关照阿姨:就是来看看你们的生活,不用刻意准备。但好几个阿姨都拒绝了,理由很多,说自己家里太乱,说当天没好菜桐谷健太。在林森看来,还是有无法逾越的自卑和落差。
和村民的关系还在于招工。有采茶这个每年的活动项目在,村里阿姨更倾向于不固定的临时雇佣关系通永大师,显然这不利于民宿管理。

酉田花开有过一个上海客人,住过后也想在这个宁静的村子开民宿,无奈没有空房转道去了松庄,这点不由提醒了我:在松阳,很少有多家民宿扎堆在一个村的现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县城政府领导认为,一间高端民宿可以成为城市和乡村,游客和土著的连接点,而且可以为村里人作示范。但外来民宿一多则会打乱原有秩序鼎的笔顺,导致民宿和民宿玩辣手回春,断绝了与村里的互动,反而成了一个闭合的旅游景点。——这样的松阳,就离理想国越来越远了。

接下来,陈家铺是值得期待的。从西坑村后山沿古道走半小时能走到绝品外挂,地势高、房屋错落的空心村很热闹,先锋书店、云夕精品酒店、蕾拉私旅都在施工。人工运不动的时候,还有骡子帮忙。

(周围有脚手架的就是先锋书店)
成功运作“云端觅境”后,谷增辉和他的团队正在努力把西坑村打造成年轻人玩的“范儿村”,老照片博物馆已经动工,接下去还有书店等业态。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点击图片链接,即可查看相关详情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382.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上一篇

内衣教父日剧
下一篇

兽王抽筋宏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