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男朋友一夜缠绵后,他却说昨晚那人不是他...-鬼姐姐鬼故事

我在卫校上学,大家都知道,在这样的学校里面,都是女人多,男人少。
换句话说就是僧多粥少。
一个班上,可能就只有那么两三个男同学。这还算是多的。
而我们班,就是那种连一个男同学都没有的。
其实大家把护士想的有一点歧义,我们并不是在医院里面伺候病人拉屎拉尿的那种。
做那些的,叫做护工。
我们的工作,是协助医生工作,就相当于老师的助教差不多。
手术的时候,负责准备工具。
其它时候,帮主治医生打打下手。
所以我们就要学习很多东西,包括心理学鬼楼契约,还有……解剖……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见尸体的时候,那还是一具很完整的男尸,我却吐了,还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甚至我找到我爸爸,哭着说我不读了。当时他只是骂了我一句没出息,要是敢不读了,就别进家门。
之后我就在学校里面熬了下来。
而这一过,就是三年。
转眼就要临近毕业实习,我们学校都给成绩好的,安排医院面试。
我们这种不好的,就要一边上课,一边想着去其它次一点儿的医院面试的机会。
临近放假前,突然解剖课的老师出现了。
解剖课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平时总是阴翳着脸,胡子拉碴的。
舍友经常和我偷偷的说,这个老师就是一个抬棺材的,来嘲讽他。
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还有不少家里面有背景的女学生,在上这个老师的课的时候,都很安分。
我偷偷的听到,他好像是某个警队里面的法医。因为解剖课少,所以就来兼职做老师……
法医和医生……差的是一个字,但是也足以看出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了……
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每年的解剖课都很少,因为尸体靠的是捐献,而不是死刑犯。这年头,这两种来路,都很少了……
解剖课的老师,出现的时候,是晚上七点钟。
我们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天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大家都要来教室看新闻联播,不准带手机,少来一节课,就是期末挂科。
解剖课老师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是打了一个寒噤的,然后他说了句:“全部人起立,今天晚上的课程全部改了,都跟我走。”
大家都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停留,跟着他往教室外面走了。
舍友小芳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颤抖的说,大晚上的,不是要看尸体吧?
我笑的有些僵硬的说:“你觉得呢……”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解剖课的教室。
教室很大,而且这里没有课桌,就像是停尸间一样,墙壁上是冷柜,里面塞着放尸体的架子车。
所以我们四十个学生挤了进来,依旧显得格外的空旷。
解剖课的老师走到了冷柜前面,抽出来了一辆架子车。
我们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白布下面的,是一个人的轮廓。
噤若寒蝉这句话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差。
解剖课的老师,按照正常的流程上课,然后给我们解剖了尸体,让我们去看里面的器官的变化。
我虽然看过好几次这样血腥的场面,可依旧忍不住头皮发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师突然看向了我,冷不丁的说了句:“同学,我手不舒服,你来帮我缝针。”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僵住了星际殖民时代。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学生,突然都离我远了很多。
就连舍友小芳,都颤颤巍巍的后退,然后一脸祝你好运的看着我。
解剖课老师沉声又说了句:“同学,你怎么了?”
我一颤,畏惧的看着他,说:“老师……我……”
他眉头一皱,说:“你们快毕业了吧?”
我心里面一堵,恨不得把这个老师用手术刀捅三十二道口子不到要害,他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
我还是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很是颤抖着手穿针,然后开始把从胸腔打开的皮肉,给缝合起来……
人体结构其实格外的复杂,尤其是开刀之后,不止是缝上最外面那一层的皮,是要从最里面的那层肉,开始缝合的……
针穿过肉的时候,有木木的堵塞感,最后缝皮的时候,每一下,我几乎都能听到轻微的噗声,这是针穿透皮肤的声音西山碧螺春。
当最后一针完成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恶心,直接就跑到了教室的门口,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颤抖的把沾满鲜血的手套摘下来扔掉。
其它的同学都是一脸佩服的看着我,舍友小芳,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却快要忍不住哭了出来。
解剖课的老师郑念,却对我笑了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让我打了一个寒噤,觉得格外的诡异和冰冷。
解剖课到此为止。
出教室之后,虽然那些学生对我目光是敬佩的,但是却依旧和我隔得很远。
因为我碰了尸体,身上有血腥,舍友小芳也和我隔了有一米的距离走,她一边走还一边说:“玲玲你真厉害,要是我,哭着挂科,也不敢去缝尸体的。其实学校也不会让我们真的挂科的啊……”
我心里面还是恶心的不行,我也没有和小芳多说话,强忍着心头的反冒,告诉小芳,我今天不想回去宿舍了,我要去我租的房子住。
小芳喃喃的说:“玲玲不会吧?你那个男朋友,不是每周周末才来么?提前来了?你可别告诉他你今天碰过尸体,小心他站不起来……”
我脸色一下子就燥红了破茧急先锋,说了句:“你想什么呢?”
说话之间,我就调转头,朝着校门外走去了……
我有一个男朋友,他并不是学生,而是在一个医院里面,做医生。我和他谈了有接近一年了,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但是我比较保守,并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平时最多亲一亲,摸一摸。就是最大的尺度了。
今天,的确他不会来,但是我总不想回宿舍,因为那些同学的目光,让人心里面太不舒服了。
很快,我就到了租的小房子里面。
放下东西之后,我先去洗了一个澡,来来回回把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洗了好多次,尤其是手和头发,确定全身都是喷着香气,而不是尸臭之后,我才裹着浴巾,回到了床上休息。
没想到我刚关上灯,钻进被子里面,就感觉到一双手,突然握住了我胸前的饱满。
我轻嘶了一声之后,他却轻轻的揉捏了一下。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浑身都软了。
他在我耳边喷着热气,让我有了轻微的喘息。
我强忍着身体的酸麻,用手去抓住他的手,想要挣脱开。
同时我说了句:“你不是还在上班么?今天才周四,怎么来了?”
我们租的这个房子所在的小区,特别的安全,进出都有监控,而且房门都是两道锁死亡占卜2。
为了保险,我和男朋友两个,都给门上多上了一道链子锁。只有我们有钥匙,想要撬开门,只有剪断锁。
三道保险之下,我们这个二人小世界,甚至比学校的教务处还要安全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边不安分的动着手,一边在我的耳边吹气。
我感觉越来越酸麻了,他的手,却开始往下移动。
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失控了,抓住他的手,说:“不,不行,刘伟。”
他的手僵硬了一下。我立刻用手去抓住了他的手腕,说了句:“真的,不要这样。”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另外一只在我胸前的手,已经加大了力道。
他却在我耳边轻轻厮磨,无论我怎么反抗,都没有罢手。
最后,我实在是浑身无力了。想着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一年,而且我们两个人都想一辈子在一起,我就没有反抗了。
第一次没有快感,只有胀痛。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入睡,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闹钟把我叫醒的。
我睁开眼睛,本能的用手去摸了摸身边,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人……
我愣了一下,一看时间,现在都八点半了,他肯定是先去医院上班了。
我刷了好几次牙,洗漱干净之后,才去了学校。
但是进教室的时候,我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看见,讲台上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打了个哆嗦,这是那个解剖老师。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我下意识去看自己的手,却发现,我手上的戒指没了……
我慌了一下,这是男朋友送我的礼物,怎么就没了呢?
昨天晚上我肯定没有摘下来过……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老师突然说话了,他冷冰冰的说:“你们昨天晚上,谁去过解剖教室,站出来。”
教室里面鸦雀无声,我头皮却有些发麻,谁会那么无聊去解剖教室?要知道,里面有一具尸体……
解剖老师冷哼了一声,手上拿起来了一个用透明纸袋装着的东西,声音很冰冷的说:“这是谁的?”
我抬头一看,心里猛的跳动了一下,这不就是我的戒指么?
我马上就站了起来,解剖老师面色不善的看着我,问我之后去解剖教室做什么?
我马上解释道说我之后没去过,戒指肯定是我之前缝尸体的时候掉下来的。
解剖老师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说了句,真的?你没有碰尸体?
我额头上都已经是细密的汗水了,声音有些委屈的说:“我怎么可能去碰尸体……”
他点了点头,把戒指拿到了我的座位上,同时,他扫视了一圈教室里面,说:“都不准去解剖教室,否则后果自负。”
解剖老师说完就走了,这个时候,才有其它老师进来上课。
同学们都叽叽喳喳的说,这个老师是不是有病,谁会去无聊了摸尸体玩儿?
我一直心不在焉的,看着袋子里面的戒指,解剖老师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说这么一趟,昨天晚上肯定有人进了那个教室了。
难道,里面丢了什么东西?
下课后我去洗手间,把戒指洗了一遍又一遍,才带在了手指上面。
谁会去偷尸体呢?除非那个人有神经病吧?
我在这样想到。
下午下课的时候,教室里面出了一桩子算是天大的事情。
有一个男同学,转校过来兽血沸腾后传,竟然进了我们班。
而且这个男的长的挺帅气。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出头。
在这个僧多粥少的地方,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目光吸走了……
我有男朋友,自然不会多看他几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竟然就把他安排坐在我的旁边了……
这下子,我的座位不安静了,上课下课,都有人和这个男同学搭讪。
他叫做白子谦。很温文尔雅的名字,也是个很温文尔雅的人。
他友好的问了问我的名字,我只是没什么语气的说了句:“白玲。”
他笑着说我们同姓。
我就没说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直接就朝着学校外面走去了。
没想到白子谦在学校门口拦住了我,说能不能请我去喝咖啡。
我有些不善的看着他,说:“我们又不认识,我现在还着急回去呢。”
他愣了一下,说:“你不住学校么?”
我说了句:“周末不住。”接着我扭头就走了。
等到回到我和男友住的那个小房子的时候,我才发现,男友早就回来了。
桌子上摆满了一桌丰盛的菜,他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同时让我赶紧洗洗手,吃饭……
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男友是那种长的比较文弱,但是实际上心里面很有主导能力的人。
吃完东西,都去洗澡,躺床床之后,让我有些不太自然的是,男友竟然没碰我……
我的身体的确还有些不适,但是说真的,我还有些怀念昨晚那个滋味。
可是一直到我已经疲惫的睁不开眼睛的时候,他也没有转身。侧眼一看,他竟然睡了。
莫名之间,我心头有一点点小失望。
第二天是周六,他休假,我也不用上课,破天荒的,他竟然带着我去平时我最喜欢的一家西餐厅吃牛排。
但是因为那家太贵,我都不会主动说要去。
而且吃过牛排之后香港十大奇案,他又带着我我买了好多,我平时特别喜欢的东西。
我这下子心里面不安了,问他怎么了?突然这么有钱?
他只是柔和的笑着说,让我别问……
之后的两天时间海洋之水,都是这样,等到周末晚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要回去医院值班了。
我们吻别之后,我回到房子里面。
却收到了他的一条短信,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我当时眼泪就滚出来了。
我就知道,他突然的反常,大手大脚的给我花钱,买东西逍遥刀仙,肯定就有问题……
可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
我们才刚刚发生了关系啊?我的第一次也都交给了他。
我哆嗦的打电话过去,可是铃声空响,他却不接电话。
我给他发短信,他也不回。
我说了很多话,直到最后的时候,他才回了一条说:“对不起白玲,我们不合适。”
我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他是医生,该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接着我又发短信,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回音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并没有去上学,周一我的电话都被老师打爆了,我也没接。
只是一个人,来到了男友上班的那个医院。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到医院,就看见男友和一个长得格外漂亮妖艳的女人走出来了。
这个时候,男友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白大褂的工作服了。
而是一身休闲的西装。他和那个女人挽着手从我身边走过,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
我感觉天都塌了。脑子里面那些思绪,一瞬间全部崩塌。
眼睁睁的看着他和那个女人亲密的上了一辆宝马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哆嗦着抬起来手,看着无名指上面的戒指,很想要直接拔下来,扔掉它,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到。
哭着回到住的房子里面,我只能蜷缩在床上哭泣。没有任何的办法。
哭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睡了过去。
等到半夜被动静弄醒的时候,我发现浑身都是酸麻的,忍不住轻哼了一声,随即而来的就是撞击感和充实的愉悦。
身上一个黑影,正在用力的起伏。
我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骂他混蛋,别碰我……
他丝毫不管我,反而动作越来越粗鲁。我被折腾着再昏睡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又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了……
面对男友的背叛,还有他半夜突然回来和我发生关系。我心里面很绝望和冰凉……
沉默的收拾了自己的所有东西,放进了一个行李箱里面,我拖着去了学校。
上课的时候,老师问我为什么昨天没有来,我也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手指头出神。
身边的白子谦问我怎么了?突然这个模样,我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事……
晚上的时候,我是在宿舍里面住的,我也不打算再回去那个出租房了。
而且,我把男友送给我的戒指,也扔进去了垃圾桶里面工业帝国。
从此之后,他只是我的前男友了……
小芳看出来了我的不正常,走到我的身边,她正要问我的时候,却突然惊叫了一声:“玲玲……你的脸……”
我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被小芳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我摸着我的脸上,光光滑滑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但是小芳却颤抖着手,给了我一面镜子,说:“你脸上……这是什么东西……”
我拿过来镜子一看,脸颊的位置,有一点点青色,略微带着黑色的印子……
在灯光下面,看上去就有点儿恐怖了,就像是尸斑一样的感觉。
我心里面一抖,马上就冲进去了洗手间,开始洗脸。
可是无论我怎么洗,脸上的这个印子都洗不掉。
而且不单单是脸上,甚至是在我的脖子上面,也有一些印记了……
我心里面哆嗦害怕的厉害,都哭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芳进了洗手间,她很不自然的说:“要不……我们明天问问老师?”
我猛的摇了摇头,说不,明天我自己去医院……
小芳担忧的说:“玲玲,这个怎么有点儿像是尸斑。可是活人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呢?该不是你缝了那具尸体之后,染上的东西吧?”
我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了,让小芳别再说了。
小芳也是很惧怕的躺在了床上,同时她问我说:“玲玲,你别害怕,说不定就是什么疹子呢?对了,你白天心不在焉的,到底什么事情?我看你把行李都拿过来了,该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边捂着脸上的那块斑,一边说了句:“他找了个有钱的女人,把我甩了。我们分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是很痛,痛的难以呼吸。
但是却也平静了很多,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我就算是去伤害自己,也不会再有另外的结果……
小芳劝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噗嗤笑了出来,说这不是形容男人对女人么?
小芳也笑了笑,说:“我看白子谦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
我一愣,说他就转来两天,我都没正眼看过他,再说我现在不想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睡梦之中,我总觉得,有一双手,正在我的身上来回移动。
他的手很粗糙,让我身体发软,给我的感觉,又是陌生的熟悉……
我知道我做梦了,而且做的,还是那种不能启齿的春梦……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让小芳给我请一个假,我去医院看病。
等到了市区里面的一个专门看皮肤的医院之后,我挂了一个专家号。
给我看病的,是一个头发都花白了的老头子。
他皱眉看着我,说:“小姑娘,你经常和尸体打交道花影迷离?”
我愣了一下,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闪躲,但是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在卫校读书,有解剖课……”
老头子专家皱了皱眉,说:“你脸上,还有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尸斑,但是的确是尸体上的,如果你没经常碰尸体的话,马翠霞就要想想红色密室,你身边亲近的人,有没有经常碰尸体的了。他手上沾了尸斑的印子,然后弄到了你的身上。”
我听到这里,身上都是鸡皮疙瘩了,马上想到了我的男朋友。
可是……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牙科医生啊,又怎么会沾上尸体?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子专家突然对我说:“看你意识紊乱,明显还有心事,这样吧,我给你名片,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想要你身上的这些斑消除掉的话,只要不碰尸体北岛三郎,不接触带着尸气的人和物就好了。”
我感激的对老头子专家说谢谢,总之,不是我身上长出来的东西,我就松了一大口气……
我的确解剖了那具尸体,但是他又没有碰到我的脖子和脸颊。
唯一和我亲密接触的,就是男朋友了……
不……现在已经是前男友。
可牙科医生,又怎么会经常接触尸体呢?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脖子里面似乎被人吹进去了一股子冷风一样,打了个寒噤。
我把脑子里面的思绪抛开了,无论如何,他的事情已经和我没有任何的关联。
等到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上课。
白子谦问我去什么地方了?
我并没有回答他。
他看着我的脸,疑惑的问我,怎么贴了创可贴,有伤口?
我也没有多说话,为了遮住这个像是尸斑的东西,我是带了围巾遮住脖子,用创可贴挡住了脸上皮肤的。
白子谦知道自己讨了没趣,开始听老师讲课。
我心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莫名的,脑子里面却出现的是昨天晚上的春梦,还有前两次,夜里面男友对我的粗暴。
最后和他与那个女人挽着手,钻进宝马车,消失在我面前为结束……
时间,也到了下课。
白子谦说要请我去喝咖啡。我又拒绝了他嗜血妖兽,然后告诉他,我对他没意思,请他也别来缠着我……
白子谦的脸,当时就燥红了,我感觉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然后我没有再做任何举动,直接扭头就走了出去……
等到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小芳一脸兴奋的抓着我的手,说:“听说你当着全班的面让白子谦别缠着你?”
我皱眉点了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小芳的脸上全部都是那种带着八卦的兴奋,说:“白子谦,是市里面一个武警医院院长的儿子,玲玲,你不要他,把他让给我啊……”
我鄙夷的看了一眼小芳,叹了口气说:“你随便吧。”
然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之后小芳似乎是在化妆,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她才扭过头来,问我漂亮不。
我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有些疑惑的说:“你该不会现在就要去找白子谦?”
小芳说万花丛中一点绿,她不早点儿下手,说不定这点绿明天就变成别人的了。
小芳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宿舍。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就剩下来了我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让我身体颤抖的是,竟然是前男友打过来的……
我并没有接通,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又打了几个过来,但是无一例外,都被我挂断。
有一种话是说,心死了,就真的一切都完了。
我就算是还残留着一些幻想,那不过也是对以前甜美的回忆而已。
电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是换成了短信。
短信里面的内容说:“白玲,我在你校门外等你。”
我死死的抓着手机,手指头颤抖的点了一下删除键,然后我直接把他的号码,拉进去了黑名单之中。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清楚,他还想要来回头炮么?
我不是傻子,我也不可能会用身体去挽留一个男人。
闭上眼,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被渴醒了。
但是身体里面,却传来的是另外一股愉悦和zao热,屋子里面光线很暗,我只能看见一个一个模糊的影子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索取。
我心里面全部都是惊恐,xunyou可是我想要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他最后深深的在我脖子上吻了一下,在我耳边说:“你跑不掉的……”
我哭了,眼泪泉水落下。
他不停在我身上折腾,让我昏睡过去,才罢了手。
等到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宿舍里面也只有我一个人。
昨天晚上小芳没有回来,否则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我拿出来手机,把前男友的号码从黑名单里面拉了出来,发过去一条信息说:“你别再来缠着我了,否则,我一定会报警,你这样是QJ!”
但是很快,就另外一条消息回了过来,说:“果然是个贱女人,昨天晚上我们在学校外面等你那么久,就是因为刘伟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要给你补偿。昨晚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你就是脱光了站在刘伟面前,他都不会碰你一下……”
未完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350.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