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不被嘲笑的愿望是不值得去实现的|一部属于创业者的电影-中日韩高端人力资源交流中心
你不一定要点蓝字关注我的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
微信ID:matrixpartnerschina
即将杀青的电影《燃点》是这个时代想要改变命运的年轻人的缩影。抛开电影本身,这些不甘现状的年轻创业者的故事,才是我们真正想要探寻的。
他们到底为了什么?——这不仅仅是一群人的励志故事,也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次追问。
现在小编就给大家简单介绍下主演的故事:

罗永浩(锤子科技),经历了他大起大落的一年。2017年,他在深圳发布了新款手机。在此之前,他的公司马上就要破产的新闻正随风四起。
他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顺利。新的投资没有着落,在最艰难的时候他去好朋友唐岩(陌陌科技唐岩饰演)的公司做直播,去知识付费平台写作,他把天价酬劳全部投到公司。他在社交网络上不可一世申多恩,但他也有自己的困惑。他设想中最想死的时候是——如果有一天,他要去面对跟随他的那些员工,以及那些员工背后所代表的家庭,说:“我尽力了,可是我发不出工资了,你们回家吧。”
所幸他最后挺了过来,他拿到了融资,发布了更多的新产品,完完全全的新产品——虽然这背后又带来了一波褒贬不一的热潮。
他不一定被所有人喜欢,但他坚信:“不被嘲笑的愿望是不值得去实现的。”


这一年戴威(ofo小黄车戴威)也经历了他的特别时刻,从白手起家到估值过百亿人民币,戴威和ofo花了三年;而从鲜花满身到质疑重重,只需要6个月。
“在ofo的去路上,到处都是巨头的身影。在普遍认为必须在AT间站队一家的今天,ofo显得如此异类”,知名媒体36氪评价说,倔强的戴威,一直撑到现在,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电影拍摄了他12个月,包括他最为关键的这6个月——虽然一度,他拒绝了所有的采访奇妙小镇全集,消失在了镜头之下。


罗辑思维撤资后,舆论的核心关注点都是唱衰和质疑。papi(papitube papi姜逸磊)认识到个人IP并不能长期活下去,只有靠机构化运营平台才能保持生命力,但她怎么改变所有人对她的预期呢?
papi在2017年的秋天回了一趟上海,她住在父母家,那是一栋没有电梯的居民楼,房间很旧很小。她望着对面的高楼大厦说,“我小时候经常想着等我长大之后有钱了超智能乒乓,就给父母买有电梯的新房子。后来我才明白,长大和有钱之间,并没有关系。”


马薇薇(米果文化)作为内容生产者也经历着同样的瓶颈。她是一个焦虑体质的人,时刻把创业挂在嘴上,严重的失眠症长期困扰着她。她说创业是为了实现财务自由。她不希望她珍视的人吴紫涵,有一天生了重病,她却没有能力保护他们。wpc

金星(新氧科技)也是因为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而投身创业。他本身和他所处的行业正代表了今天的两股现实热潮——“男人创业,女人整形”。
他需要一路向前,把所有的销售数据乘以量级去推动增长,同时他正在寻求家庭与事业的平衡。他最初选择创业的初心是为了让家人生活得更好,可是时间的分配却让他离家人越来越远。

这是大部分创业者会遇到的问题,他们有时候会愧疚,但也只能愧疚。英国风险投资公司BGF Ventures与市场研究公司Streetbees做了一个500个创业者的调查,数据显示:创业文化往往推崇长时间工作,创业公司确确实实是这样做的,仅有9%的创始人每周工作时长低于35小时。在另一方面,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工作时长超过80小时。
与此同时阿哥阿妹谢军,高达70%的人表示,相比打工,创业要做的事要多得多;另有10%表示工作量相对而言变少了;此外,53%的人表示他们基本上一直在工作,没有休假。
高压几乎是创业者恒定的生活特征——与此有关的创业者生存状况,我们在文末发起了一个调查,并会在电影《燃点》中为观众揭示答案。
这些创业者是为了钱吗?可能,但又绝不仅止于此。用唐岩的话说,“不是说钱不好,但钱有点平凡。”


傅盛(猎豹移动)很少把他的焦虑展示给外人乱世芳华。他在准备他的AI机器人与智能设备水立方发布会,傅盛说,“创业就像是一个人的夜路,会面临很多困难,不知道跟谁倾诉,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如果告诉员工,员工会丧失斗志;如果对家人说,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如果反映给投资人娇娇倚天,投资人早吓跑了。”
在纽交所上市四年后,理论上可以以成功者姿态自居的傅盛选择了重新出发。他完全有更轻松的选择神雕风云,比如买一些游戏版权,轻轻松松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但他觉得,每天跟钱过日子太没意思了。
宣布要做机器人的时候,很多从业者对他说:“傅盛,你做机器人是不是异想天开?你只做过互联网软件,没有做过硬件,你又不是人工智能博士出身,凭什么你能做机器人?”


出生于河南安阳农村的安传东(草根创业者),在高三的暑假埋下了创业的种子。那年夏天,他曾跟随做泥瓦匠的父亲到北京,顶着烈日在天坛搬砖砌墙。干完之后,老板企图赖账。大家手拉手上天台要跳楼,这才维权成功。他第一次认识到现实的残酷,心里想着,我以后一定要留在北京,在这个城市出人头地。
那一年,他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但哲学显然实现不了安传东命运的翻盘。毕业后,他没有像绝大多数大学生那样找个单位或者公司工作,而是继续创业。他没有经验也没有人脉,在一个孵化器睡了九个月的会议桌,才拉到了第一笔钱。安传东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最苦的时候自己连4毛钱公交车费都拿不出来,为了不拖欠公司员工的工资,他靠写文案挣外快


孙海涛(51信用卡)带领着他的51信用卡,摸索出了一条新的探索之道。他所在的领域政策有时候并不明朗,他们需要拥有足够的智慧,发掘增量市场的价值,才能打开互联网金融的一条崭新的出路。虽然很难,但他做到了功夫状元。在杭州,他还和他志同道合的公司一起形成了一个生态,他叫他们“兄弟连”。

许单单(拉勾网)希望做一个薪资透明、每一封简历都有回馈的招聘网站。“尊严在当下社会是最值钱的。”许单单觉得,只要有效击中“尊严”这个社会痛点,水谷幸也网站做起来,是毫无悬念的。


孟雷(皇包车旅行)卖掉了之前的公司,创立了一个专门连接境外华人司导和出境游用户的包车游品牌——皇包车旅行,希望国人在外出旅行时在每一个他乡都有故人。后来,他还挖来了在旅行行业深耕十年的潘飞(皇包车旅行)作为公司的CEO。

徐小平(真格基金)评价这些创业者时说道,“无论是一无所有的创业者,还是屡战屡败的创业者,又或是春风得意要什么有什么的创业者,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着一种火焰。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同样的光芒。”

Made in China正在变成Created in China,中国的创业者也从跟随者变成了引领者。张颖(经纬中国)说硫磺岛浴血战,“如果中国跟美国两边各出100个最顶尖的创业者同台竞技,中国创业者会把美国创业者杀得片甲不留。因为中国的创业者更加全面,更加拼命,更加渴望,更加聪明蓝龙莲,对目标的实现也更孤注一掷。”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269.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