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古人相比,我们能有多少资格做合格父母?-紫宬书院黄继锋苏西黄

昨夜今晨,我重读了鲁迅先生99年前发表在《新青年》的一篇文章《我们怎样做父亲》。意犹未尽之际,又搬出史书往上追溯,又一次翻出来对我影响至深的两个教子名篇:诸葛亮《诫子书》、韩愈《符读书城南》,又一次对其读之思之、辨之取之、收之藏之桃花宝鉴。
我们怎样做父亲(节录)
(鲁迅,作于1919年10月)
凡动物较高等的,对于幼雏,除了养育保护以外,往往还教他们生存上必需的本领。例如飞禽便教飞翔,鸷兽便教搏击。人类更高几等,便也有愿意子孙更进一层的天性。只要思想未遭锢蔽的人,张瑶萱谁也喜欢子女比自己更强,更健康,更聪明高尚,更幸福;就是超越了自己,超越了过去。
长者还须用全副精神,专为他们自己,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纯洁高尚的道德方茴扮演者,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没的力量——子女是即我非我的人,但既已分立,也便是人类中的人,因为即我,所以更应该尽教育的义务,交给他们自立的能力;因为非我,所以也应同时解放,全部为他们自己所有,成一个独立的人。

诫 子 书
(诸葛亮,大约作于公元234年)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王禄江,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贝朗宁,非学无以广才兴致勃勃造句,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灵幻新娘,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符读书城南(节录)
(韩愈,大约作于公元788年)
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
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疏。
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
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
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
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凌绝九霄。

两篇“诫子书”不难理解:“千古名相”诸葛亮和“百代文宗”韩愈,这哪里是在告诫儿子呢,这分明是在实打实地告诫自己:
必须劝学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诸葛亮在中国历史上一直被誉为贤相的典范、智慧的化身,他为后世后人留下的最大的财富,我认为不是《出师表》、不是《八阵图》、也不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而是这一篇流传了1784年的《诫子书》。
一生勤学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韩愈送儿子读书时晨曦中的女孩,“认认真真地对比了”两户人家的小孩:孩子小的时候同样乖巧,少年时候一同玩乐,都像并行的游鱼似的看不出来多少差异,可是到了十二三岁以后,就渐渐显示出差别了,而到了30岁,简直就像“一龙一猪”的巨大差距了。同时告诫儿子,人与人差别的根源,就在于读书与不读书、刻苦与不刻苦、坚持与不坚持。
终身立学
谁愿意看到自家的孩子“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谁愿意看到自家的孩子“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谁愿意看到自家的孩子“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谁不盼望自家的孩子“飞黄腾踏去”?
谁不盼望自家的孩子“潭潭府中居”?
而我们需要追问、需要“诫己”的,
当然还有很多。关键是,
与古人相比僵尸神话,ug模具网我们能有多少资格做合格父母?
君知否:读了初中高中的孩子,有几个会做一两样简单的炒菜、能主动洗几件衣服?大学生放暑假回家,坐在空调房间里还嫌不够自在成天不下楼斯密斯夫妇?暑假期间读了几本书、登过几次山、健过几次身?做过几件让父母亲友刮目相看、令自己充满成长喜悦的必做之事?
君知否: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西装革履参加“两会”,而自家的孩子也在“两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时间紧乎乎、进步快乎乎、能力大乎乎,而自家的孩子脸上黑乎乎、身上胖乎乎、显得傻乎乎?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向往追求科学精神的“两弹一星”,而自家的孩子却成了考不上的笨蛋、管不了的混蛋、拿不出的软蛋、都是全家人掌上明星的“三蛋一星”?
是不是非要等着孩子到了“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这个地步,我们才会给自己写一篇“诫己书”?
(图片/集自网络,文章编写/黄矞泓)


【敬请关注】
紫宬书院微信公众号
zichengshuyuan2000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110.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