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丽厚-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章丽厚

与老东家对簿公堂,留学后放飞自我,蒋劲夫为何争议不断?-怪咖一休哥
怪咖一休哥点击关注,深扒娱乐圈内幕
今年4月初,蒋劲夫在微博公布自己将出国留学,并表达了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收获了一众网友的祝福。

独自前往异国他乡学习和生活,想必是要远离以往熟悉的圈子,试图过上一种让自己舒服的生活,不过身为明星,到哪儿都不会被忽视,蒋劲夫第一天在学校报道、向同学自我介绍的视频就被网友路透了出来。

往后的生活不用网友爆料,蒋劲夫就主动在微博上分享给大家,虽然少了明星这层光环,但相比以往却多了些争议。
比如蒋劲夫在日本坐出租车和七十多岁的司机聊天,师傅告诉他“请加油,人生,一定”,如此温暖的一个小细节让他流下了眼泪。

有网友的关注点在于七十岁是不允许驾驶出租车的,对于这种日常的分享找不到关注点在哪里。

还有人觉得蒋劲夫这是在卖人设变相营销自己,日语还没学好呢就和司机大爷聊人生?怕不是有点夸张…

蒋劲夫变身为一名普通的留学生后,连过去的偶像包袱都甩下不要了,在微博上说自己走在日本的街头,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我是中国人,我特么好牛逼”,字里行间都以自己身为一名中国人而骄傲,最后还不忘很刚的来了句“就是干”。

十多分钟后,蒋劲夫又发了条微博,称自己是真的觉得很自豪。

如此一条普通的微博因为不普通的表达方式让蒋劲夫瞬间爆了一把,网友表示不看ID,还以为是黄子韬发微博了呢。

部分杠精也出没在了评论区,说蒋劲夫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没办法才跑来日本留学了,牛牧童最近是被下降头了么?着实有点丢人现眼。

还有喷子没事找事硬怼蒋劲夫也想拍战狼吗最强反派系统?有本事回来当兵报效祖国,别在国外浪…

蒋劲夫这种激动的表达方式虽不可取,但可以想象当时是怀揣着深深的自豪,这种感觉可能只有身处异国他乡的人才能体会的到,所以有些网友没必要上纲上线,更无须杠精上身。

蒋劲夫自从开始了留学生活后,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按新潮的说法算是“放飞自我”。
大半夜的在ins上晒夜店半裸趴史不凡,和朋友玩的眼神都迷离了。

没有家人和公司的管束,蒋劲夫更是变成了酷爱纹身的大男孩,不光在胳膊上纹了个花臂,

左小腿处也布满了纹身图案,

后背也没能避开。

看不出外表阳光俊朗的蒋劲夫,原来内心是如此狂热。

如果蒋劲夫当年不曾与老东家闹翻,可能今时今日会是另一种状况,不至于“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早年蒋劲夫以青春刊物书模而为人熟知李修平简历,签给业内首屈一指的唐人影视后,刚出道就被大胆重用成为主角,连当时唐人的一哥胡歌、一姐刘诗诗都甘心为蒋劲夫做配。

知名度打开后,蒋劲夫又接连参演了时下热门电影玉素利,可以说唐人是在用心栽培他。

不过蒋劲夫后续的操作却让人大吃一惊,羽翼还未丰满就向唐人提出了解约,想自己成立工作室独自发展。

对此,唐人深感失望重生之吴彤,表示双方在并未沟通的前提下,蒋劲夫突然提出解约,是有第三方以高利益诱惑致使他心态发生变化。

2015年,蒋劲夫以故意拖欠报酬为由将唐人告上法庭,要求解除经纪合约,不过案件并未当庭判决,后来双方同意庭下和解。

期间外界传出蒋劲夫因戏份被剪而对唐人心生不满,唐人老总蔡艺侬否认了这一爆料,表示不会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蒋劲夫这边表示解约并不是由于片酬和戏份被剪,而是与唐人之间因为种种事情失去了信任。

蒋劲夫对于解约原因有所保留瑙鲁怎么读,而他的爸爸蒋春来则直接在微博公布了唐人的罪行,比如克扣片酬、压榨艺人、抹黑还意图封杀蒋劲夫并干预司法等。

唐人则直接发出声明称蒋春来的言论不实并要求停止传播。

不管双方如何隔空对话,孰是孰非都有法律来审判,最终法院判决蒋劲夫的经纪约仍在唐人,蒋劲夫不享有单方合同解除权。

对于这样的结果,蒋劲夫并不满意,决定会继续上诉,并称“要等到最终的公正”。

对于这种拿了好资源还要提前毁约的行为,路人表示看不过去。

蒋劲夫虽然与唐人对簿公堂,但唐人的态度很宽容,表示依旧愿意与他继续合作。

不过蒋劲夫是铁了心要走解约这条路,彻底与老东家撕破了脸,但结果并不如人意,还是维持原判决,蒋劲夫的经纪约还在唐人,此外冯家妹,他也要为自己私自接下的影视节目而付出“金钱代价”三多九如。

此后,蒋劲夫就被唐人雪藏了两年之久,时也运也,选择不同,结果自然就不同。虽然远离了娱乐圈,但现在的蒋劲夫显然更意气风发,不用在乎粉丝对他的要求和期待,做一个平凡的留学生,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远离名与利,这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最常见的定义是:“主题是文章中通过具体材料所表达的基本思想。”这个定义由来已久,似无庸置疑,但仔细想来,tcl彩电它似有片面之嫌。常识告诉我们:文章是表情达意的工具。这个定义只及“达意”(表达的基本思想),而不及“表情”,岂不为缺漏?或谓“达意”即“表情”?若然,岂不是说情感与思想等同?但心理学研究早已证明,情感是与思维不同的心理过程,它“具有独特的主观体验的形式和外部表现的形式”,具有极为复杂的社会内容。虽然思想左右情感,但情感也会左右思想。详而言之,在实际心理过程中,有时思想是主流,有时情感是主流,尽管二者不可割裂。美国的J.M.索里、C.W.特尔福德在《教育心理学》中指出:“当全部反应在性质上主要是情感反应时(主要是内脏的),观念性的期望与知觉的和概念的意义(主要是神经的)同样也可以成为全部反应的组成部分。”反之亦然。心理过程中思想与情感所占地位的不同,“外化”或表现为不同文体中主题类型的不同。在逻辑类文章中,是“理为主”,在形象类文章中,是“情为主”。文论上说的“辞以情发”就是指的后者情形。各种形象类或文艺类文章,旨(主题)在“表情言志”王维林,“以情感人”(不同于逻辑类的“以理服人”)。写这类文章,是“情动于中而形于外”,发乎情——“能憎,能爱,始能文”(鲁迅),终乎情——“情尽言止”。所以,为使“主题”或“主旨”的定义更有涵盖性,定义的中心词就应是思想与情感二者,即定义为:
主题是作者在文章中通过一系列精心选择、剪裁、并编织起来的具体材料所表达的最主要的思想和倾向(倾向就是对生活现实的憎爱情感或态度)。
这样,定义对逻辑或形象类文章都适用。实际上,人们(例如语文教师)在分析、归纳一些文章的主题时,通常总是说:本文通过××(材料与表达方式),表达了作者×××的思想,抒发了作者×××的感情(有的虽不写“抒发了××之情”,但那个“主题句”却是把理、志、情融为一体,包含“情志”内容的)。可见只言“思”不言“情”的主题定义,也与“主题”这一术语在实际使用中的内涵不相吻合,而修改后的定义则可避免这一点。
将“主题”定义的中心词改成“思想与倾向”,虽只是一词之增,但由于它符合作文心理过程的实际,符合文章内容的实际,因而无论对写作实践或阅读实践,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写作,尤其是文艺创作,正如黑格尔所说:“一方面求助于常醒的理解力,另一方面也要求助于深厚的心胸和灌注生气的情感。”树立了“主题”是“最主要的思想和倾向”的深刻观念,将使习作者更自觉地用“两条腿走路”,更自觉地酝“情”发“思”,使二者相互渗透,相互激发。这就是“情感思维”。在“情感思维”中,情之所至,材料跃然,思如流水(联想和想象的纽带就是情感)。作家的经验证明:正是在情思激越时,妙笔才能生花,写出文情并茂的传世之作。即使是写逻辑类的论说文,也当如朱光潜先生所说:“也还是要动一点情感,要用一点形象思维”。如果把“主题”仅仅定义为“主要思想”,就会“暗示”人们去写所谓“零度风格”的文章。而“零度风格”的文章既不易写成,更不会打动读者(“零度风格”,zero style,参见朱光潜《漫谈说理文》)。阅读呢?固然,阅读要通过概念、判断、推理去评析完齿猪,但首先要通过形象、情境和美感等去鉴赏。主题仅仅是“主要思想”的观念,会“暗示”人们将阅读的注意力投向理性分析,而忽视形象思维(不少学生形象思维能力差,与他们自小就接受的“主题就是主要思想”这个定义不无关系)。其实,阅读应当交错地运用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领会文中情理相生的旨趣。鉴赏文学作品,既要借助想象(与“深厚的心胸和灌注生气的情感”相关联),又要借助分析、综合和概括(与“常醒的理解力”相关联),挖掘作品的思想意义和所蕴含的哲理。这才能发挥文学的认识作用、教育作用和美感作用的整体功能。
定义的中心词何以用“倾向”而不用“情感”?这是因为“倾向”除含有“憎爱之情”外,还有“态度”、“趣向”等几个义项,即有更广的外延。文体不同,内容不同,“情感”的类型也各异。各种“思>;情”的文体(各种应用文、政论文、学术论文等),狭义的“情感”(憎爱之情)色彩并不浓,蕴含于文中的,主要是某种志向、愿望、态度或精神。而这些广义的“情感”,均可用“倾向”这一术语来指称。例如,一些学术论文,与其说内中蕴含一种“情感,勿宁说蕴含着一种“倾向”,一种执着地探索并证明真理的欲望、志向和求实精神。因为通常总是把“情感”理解为狭义的,所以用“倾向”可以使定义对各类文体都适用。
材料
常见的一个定义是:“材料是提供文章内容和表达主题的事物和观念。”严格地说,“事物”并不是材料:尚未反映到头脑中的“事物”不会是材料;已经反映到头脑中(或写入文章中)的“事物”,已是一种观念,一种关于“事物”的感性或理性的认识。这是唯物论的常识。与此相一致,人们有“文章是客观事物的反映”的正确命题:“反映”二字,不独指文章的观点,也指其中的材料。也正因为如此,人们评价文中材料时才有“真与假”、“片面与全面”等标准。如果材料的外延包含与“观念”相对的“事物”本身,那材料(事物)就没有“真假”、“偏全”等区别了。所以,材料是“事物”的说法不能成立。
另一种有影响的定义是:“材料是从生活中搜集、摄取以及写入文章中的一系列事实或论据。”这个定义含有另一种毛病垄断异界。“事实或论据”,显系分指两类文体中的材料:文艺类的材料——事实,论说类的材料——论据城事特搜。但是,文艺类的材料不尽是“事实”(“事实”一般总是指对事物、现象、过程的直接反映,属于感性认识),也有与“事实”相对的“理念”(指思想观点,即理性认识)。例如,文艺作品中经常穿插一些引用先哲的话语或作者关于生活哲理的直接议论等,用以支持作品的主题。这一类材料深湖巨兽,就属于与“事实”相对的“理念”。所以,用于分指的这个定义中的“事实”,实在缺乏概括性。若定义中的“事实或论据”不是分指,而是“概指”,同样不能成立:文艺文既然非“论”,其中虽有议论,也不宜称为“论据”;至于论说文,其中的材料固可称为“论据”,但“论据”与“事实”不是同一平面上的概念浯水道限价房,而是属种关系的概念——论据划分为事实论据和理论论据两类。处于上下位关系的两个术语(“事实”和“论据”),用“或”或“和”连接都是不妥的。
行走在春天的路上,
总想修一座云水禅心的庭院,
你我,在春风里落座,
一起桃花酿酒,诗意煮情,
于时光的闲情中,
留给尘世一个个成双的剪影。

这一场,转山转水的遇见,
应是前世最美的约定,
你爱上我的临水照影,
我欣赏你的博大胸襟,
这一程,我们走走停停,
谁忍辜负春风十里柔情?

君可知道,每一颗星星的闪烁,
是我留给你的无声心语;
每一朵雨花的盛放,
是我写给你的季节书信?
只因身边有你,
我的四季总有花开途经。
纵然世界薄凉小松千春,
我依然活得幸福而深情。

我想与你远离尘嚣,种菊东篱,
把今生故事化为曼妙的浅唱低吟。
我愿与你以遗世的姿势,
把自己站成红尘别样的风景,
让每一个黄昏和黎明,
都见证我们爱的初心和长情。

春天,愿共你聆听花开的声音,
我们在平凡的烟火中相守,
卸去沉重的行囊,
将所有善念和慈爱唤醒,
把每一天都供养成含笑的光阴,
以凌波微步,赴一场最美的旅行,
如闲云野鹤,共享云淡风轻。
50太阳高高照,你勤奋有加且从不骄傲。月亮弯弯腰,你井井有条且从不迟到。白云朵朵飘,你潇洒美丽且大家赞赏。祝你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天更比一天好!

本文来源:章丽厚

本文地址:10040.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